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主辦

 

駕駛人違法駕車情況下,被保險人是否有權請求保險公司在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

——韓博訴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龍江支公司保險合同案

  發布時間:2019-04-30 15:04:10


【案件基本信息】

    1.判決書字號

    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黑民再229號民事判決書

    2.案由:保險合同糾紛

    3.當事人

    原告(被上訴人、被申請人):韓博。

    被告(上訴人、再審申請人):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龍江支公司(以下簡稱人保龍江公司)。

【基本案情】

    韓博自有黑B10B91轎車一臺。2013年7月9日7時許,韓博的妻子張穎駕駛該車,沿龍江縣龍興鎮奮勇村內的公路由東向西行駛,當行至奮勇學校門口時,超越同方向路邊王通停靠的黑BL6443號校車時,將校車上下來橫過道路的小學生柳某、田某、關某甲、關某乙撞傷。經交警部門認定,張穎承擔事故的主要責任。事發后,幾名傷者分別在龍江縣人民醫院治療,其中柳某花費10,620元;關某甲花費18,482.46元;關某乙花費11,512.96元;田某花費3,873.33元。以上四傷者的全部費用合計44,488.75元,經協商,韓博已經賠付給傷者各項費用合計28,000元。另查,韓博的車輛在人保龍江公司投保了交強險,發生交通事故時,該車在保險期限內。韓博訴至法院,請求人保龍江公司賠償損失共計21,287.12元,并承擔訴訟費用。人保龍江公司認為,張穎系無證駕駛,根據《機動車第三者強制保險條例》第二十二條第二款規定,無證駕駛造成受害人財產損失,保險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并且在韓博與人保龍江公司達成的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合同條款第九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駕駛人未取得駕駛資格,保險公司不負賠償責任,據此法律規定和合同內容,本案中張穎未取得駕駛資格所造成的事故損失,不屬于保險公司的理賠范圍,因此保險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請求駁回其訴訟請求。

【案件焦點】

    駕駛人存在違法駕車等嚴重過錯的情況下,被保險人(非道路交通事故的受害人)是否有權請求保險公司在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

【法院裁判要旨】

    黑龍江省龍江縣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韓博與人保龍江公司訂立的保險合同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應為有效合同。韓博在人保龍江公司投保了交強險,韓博的妻子在使用該車輛期間發生事故,且損失沒有超過實際保額,其實際損失應由人保龍江公司負擔。韓博實際賠付給受害方28,000元,而韓博起訴時按21,287.12元主張權利,不違反法律規定,予以支持。

    黑龍江省龍江縣人民法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條、第四十條、第一百零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第十八條規定,作出如下判決:

    原告韓博的合理損失21,287.12元,由被告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龍江支公司在本判決生效后5日內給付。

    人保龍江公司持原審答辯意見提起上訴。齊齊哈爾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八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導致第三人人身損害,當事人請求保險公司在交強險責任范圍內予以賠償,人民法院予以支持:(一)駕駛人未取得駕駛資格證或者未取得相應駕駛資格的。……保險公司在賠償范圍內向侵權人主張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根據該規定,本案保險車輛駕駛人張穎駕駛車輛時,未依法取得駕駛資格,屬于無證駕駛,投保人韓博向人保龍江公司要求賠償,應予支持,但人保龍江公司在賠償范圍內可以另行向侵權人行使追償權。

齊齊哈爾市中級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作出如下判決: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人保龍江公司不服二審判決,申請再審。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案涉保險合同,系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未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亦無導致合同無效的其他情形,依法有效,對當事人雙方均有約束力。本案中,龍江縣交通警察大隊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龍公交認字(2014)第109號)認定張穎系無證駕駛。根據《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二十二條關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險公司在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墊付搶救費用,并有權向致害人追償:(一)駕駛人未取得駕駛資格或者醉酒的;……前款所列情形之一,發生道路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的財產損失,保險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的規定,“駕駛人未取得駕駛資格”系保險公司不再承擔其他交強險責任限額范圍內的賠償責任的法定免責事由。《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作為行政法規對韓博和人保龍江公司均產生約束力,被保險人韓博請求人保龍江公司賠償保險金無法律依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八條規定“駕駛人未取得駕駛資格駕駛車輛發生交通事故,導致第三人人身損害的,當事人請求保險公司在交強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但該條司法解釋同時賦予保險公司在賠償范圍內向侵權人的追償權,即由交通事故損害的過錯方承擔終局賠償責任。因此,本條司法解釋所規定的保險公司的賠償責任是指“受害人”對向侵權人請求賠償或向保險公司請求賠償具有選擇權,且在受害人已經從侵權人處獲得全部賠償的情況下,其無權再向保險公司請求賠償。據此,上述司法解釋中的“當事人”是指交通事故中受害的第三人或其近親屬。本案中韓博不屬于該司法解釋意義上的“當事人”,對人保龍江公司不享有賠償請求權。原審判決依據上述司法解釋判令人保龍江公司賠償保險金適用法律錯誤,再審予以糾正。

    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七條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作出如下判決:

    一、撤銷齊齊哈爾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齊商三終字第9號民事判決及龍江縣人民法院(2014)龍江商初字第1122號民事判決;

    二、駁回韓博的訴訟請求。

【法官后語】

    本案涉及的核心問題是如何理解《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道路交通損害賠償司法解釋》)第十八條關于請求保險公司在交強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的“當事人”的范圍,這需要從該條規定的條文主旨及立法目的進行分析。《道路交通損害賠償司法解釋》第十八條是關于幾種違法情形下,交強險保險公司賠償責任及追償權的規定,其立法目的系意在解決《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頒布實施以來,人民法院在審理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中存在的以下幾個問題:一是在駕駛人存在違法駕車等嚴重過錯的情況下,交強險公司是否可以完全或部分免除賠償責任;二是交通事故受害人能否直接向承包肇事機動車交強險的保險公司請求支付交強險責任限額內的賠償;三是在上述違法情形下,保險公司能否獲得追償權以及追償權應當如何行使。該條款制定的理論基礎主要是基于交強險的制度功能及救濟目的的實現,即將具有嚴重損害性的機動車交通事故風險社會化,從而實現更便捷救濟受害人的目的。因此,根據上述對該條款主旨、立法目的以及理論基礎的分析,這里的“當事人”,也即損害賠償請求權人,應當理解為交通事故中的受害人或其近親屬。此外,根據《道路交通損害賠償司法解釋》第十七條規定,如果投保人非車上人員,其允許的駕駛人駕駛機動車致使投保人損害的,則投保人與其他普通第三人一樣,也可以成為交強險賠償的受害人。縱觀本案,韓博作為車輛投保人,并非本案交通事故中的受害人,故其不享有請求保險公司在交強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的權利。

 
 

 

關閉窗口

和讯股票软件 吉林快三豹子遗漏多少期数 急速赛计划软件 香港赛马排位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i 天津时时现场直播 香港马会走势 五分快三全天计划App 极速时时在哪里开奖 湖南快乐十分官网下载 彩票网址注册